热门搜索:

对日索赔民间机构建微信群为赴日诉讼捐款支持

时间:2017-08-30 15:16 文章来源:伊春新闻网 点击次数:123

对日索赔民间机构建微信群为赴日诉讼捐款支持

  对日索赔民间机构建微信群弘扬正能量

  中青在线讯(崔宝娟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张蕾)近日,由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发起,联合全国各地战争受害者民间团体及海外爱国华侨民间团体,成立了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微信群。该微信群建立后,涉及到“细菌战及日军化学细菌遗留武器”“慰安妇”“被掳劳工”“无区别轰炸”“南京大屠杀”,以及海外的华侨维护抗战历史等等各个方面,大家畅所欲言,集体拟定了群规。群规开篇即确定了该群成立的宗旨与目的:“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微信群,在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法律的前提下,旨在为中国对日索赔的民间团体或个人搭平台、谋互动、找思路,呼吁全社会都来关心日本侵华战争受害者的合法权益。”

  重庆大轰炸受害者遗属候岩琳表示:“早就盼望有这么一个对日索赔的交流平台了,我们重庆大轰炸受害者对日索赔能够与群里的朋友交流,能够得到各位朋友的支持与帮助非常荣幸!”

  世界史维会旧金山分会初创会长张碚说:“作为一个在美国的老华侨,为今日的中国感到自豪!”留美学生蔡秀玲曾经读过“中威轮船起诉日本始末”的案例,惊喜地发现代理此案的叶鸣律师也在群里,她开心地得到了一些有价值的资料。令蔡秀玲没有想到的是,群里很多人向她表示由衷地感谢,因为蔡秀玲今年年初曾为一些中国民间起诉日本的团体和个人捐款10万元人民币。

  中国细菌战受害者诉讼原告团团长、“CCTV感动中国2002年年度人物”王选女士在群里发出无限感慨:“今年适逢细菌战诉讼起诉20周年,日本最高法院终审决定10周年。参与者,当年40多的,已60多;当年50多的,已70多;当年60多的,已80多,并且许多人走了;当年70多的,已经快走完了。”王选还发言介绍了中国细菌战诉讼原告团为维护细菌战受害者的尊严与合法权益所做的努力:“细菌战诉讼原告团的工作除了诉讼活动和日本方面的和平交流以外,还举办图片展览、历史纪念馆、遇难同胞纪念设施、遇难同胞纪念活动、历史调查研究、历史教育等。(让)战争受害者在他们的祖国有尊严,在人民的心中有记忆,那也是实实在在的维权。”

  美国纪念南京大屠杀联合会会长刘祥介绍了他们在海外向美国人讲述南京大屠杀历史的经验:“南京大屠杀,日本说根本是中国人编造的,而我们中国人说是真的,美国人就不知道真假,也不想介入。但换一个角度切入,表扬美国的人道主义英雄,那些留守南京的美国公民,他们立刻就注意和相信了……我们在美国会持续这么做,直到世界都认清楚了真相。”上个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从事为“南京大屠杀”受害者向日本索赔的李云,在群里得知原全国人大代表、现年81岁的王录生也在群里,非常感慨。1992年,王录生与31位贵州省全国人大代表提出了要求日本对中国民间进行赔偿的议案,当时关于这方面的报道,李云20多年前看了无数遍,耳熟能详。

  将微信群气氛推向高潮的,是“重庆大轰炸”原告团组织战争受害者们即将进行的赴日诉讼活动。“重庆大轰炸”受害者原告团发起的对日索赔诉讼是由重庆、成都、乐山、自贡、松潘地区的大轰炸受害者在日本发起的一个人数为188名的原告诉讼,从2006年立案到2017年,艰难地走过了11个年头。2015年2月的一审判决,日本法庭虽然认定了日本当年的轰炸伤害事实,但是以国家无答责等理由,驳回了原告要求谢罪赔偿的诉讼请求。这样的判决令所有的原告非常愤怒!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经过两次二审开庭上诉,终于迎来了今年9月在日本的二审宣判开庭。

  重庆大轰炸原告团组织的此次对日诉讼,被认为是持续了22年的在日本法庭状告日本政府及加害企业的最后一场诉讼。22年来,因为日本政府的蓄意阻挠,中国受害者在日本发起的诉讼无一胜诉,此次诉讼的宣判结果,大家几乎心知肚明。“即使明知此次诉讼会败诉,受害者们不可能得到日本政府的谢罪与赔偿,但是为了扩大影响力,让世人了解日军当年在中国犯下的战争暴行,重庆大轰炸原告团的受害者及志愿者仍然自费赴日诉讼,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这正是将国家尊严置于个人利益之上才会有的行动,其精神尤为难能可贵!”

  11年艰难的诉讼路,原告们走得非常辛苦。所有的原告都已届高龄,年龄最长者已经九十多岁了。重庆大轰炸原告团团长粟远奎今年84岁,身体多病,但是多年来他一直坚持带领受害者多次赴日索赔。而这些原告,基本上都是以自己微薄的退休金在支撑每次去日本参加诉讼活动的费用,此次受害者及志愿者约20人,前往日本诉讼的费用也全部为受害者及志愿者自筹。群友们了解到这个情况后,纷纷慷慨解囊、捐款支持,群里共筹集约2.5万元人民币。

  虽然筹款还有一定缺口,仍然令重庆大轰炸原告团成员姜遗福感动不已:“决心发扬秋菊打官司的精神,将对日索赔进行到底,哪怕是举债也要到日本进行索赔,直到日本政府谢罪!”

  志愿者朱春立也向群里各位分享她曾经翻译过获得“CCTV感动中国2003年年度人物”的日本律师尾山宏1999年6月在日本杂志发表的一篇文章,内容是关于中国民间对日诉讼的意义,最后一段写道:“得知731、南京、无差别轰炸事件结束了庭上审理,将于今年(指1999年)9月22日做出判决的法国人给律师团发来数封传真,其中有这样的内容:(前略)我们确信这是寄予全人类的诉讼,我们用此信对被害者表示支援的同时,对不论在日本还是别的什么地方,为了正义同‘丧失记忆’而抗争、战斗的人表示声援和鼓励。读到这里,我在深受感动的同时陷入沉思。本世纪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其后,残酷行为和大量屠杀持续不断,直至今日。这是一个人类的尊严、自由、人权被长期蹂躏的世纪。这一切告诉我们,追究半个多世纪前的日本军非人行为的诉讼毫无疑问是贡献于全人类,贡献于人类未来的诉讼。”

  北京80后志愿者赵霞在群里关注了一些事情,她特别提到大家反映的3件事情:第一,重庆大轰炸原告团赴日诉讼进一步筹集经费问题;第二,成都大轰炸遇难者纪念碑建设被拖延问题;第三,撑不下去的细菌战受害者协会问题。

  群规要求采用实名制,如果是昵称,发言时先介绍自己的身份。记者还发现,群内凡是出现与本群宗旨无关的话题和偶尔的不当言论,都会受到其他人的善意提醒。今年再次获得诺奖提名的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会长童增也发言强调,“要讲好中国人自己的故事,把正能量通过这个微信群介绍给群里的记者,再通过记者传播到全世界”。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